内容详情页 
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越位!?国家体育总局统一招商的通知对足协和国足有无约束力?
2018-09-26 20:00:00
9月7日中午,“懂球帝”发布了一篇《体育总局要求中国各项目国家队统一招商,男足可能受不利影响》的文章。该文章引用某公众号的爆料,称“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向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和足协、篮协下发了一份通知——《中国国家队联合市场开发方案》,这份公文长达数千字,内容也比较复杂。最核心的目的,是将目前各中心、协会下属国家队各自招商的模式,变成由体育总局统一管理并招商,打造一个‘中国国家队(Team China)’的概念。”。

 

“懂球帝”网友在该文章讨论区的意见以反对居多,甚至有网友认为此举是违背市场规率,开吃大锅饭的倒车。正巧同为球迷的笔者近期对体育法以及体育产业无形资产的法律保护感兴趣,对此事件稍作研究,特发此文,以期抛砖引玉。

 

图1:本文的思维导图
 

1
 

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球协会、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法律性质

 

1.国家体育总局的性质

 

国家体育总局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其性质属于行政机关。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官方网站的公示,其下设办公厅和九个工作司,还有包括篮球运动管理中心、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等在内若干个体育项目管理中心直属单位。其中,并没有足球运动管理中心。

 

2.中国足球协会的性质

 

笔者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查询到如下信息:

 

图2:中国足协的组织信息

 

可见,中国足协是社会团体组织,国家体育总局是其业务主管单位。

 

3.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性质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是由中国足协组建的一支运动队。社会团体法人组建的运动队,即使是国足,也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

 

图3:国足

 

2

图4:总局、足协、国足之间的关系

 

3

 

国家体育总局的“通知”对中国足球协会、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有无约束力(注1)

 

1、总局和足协之间不存在上下级隶属关系,因此,足协没有执行总局命令的义务;

 

2、《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业务主管单位履行下列监督管理职责:(一)负责社会团体筹备申请、成立登记、变更登记、注销登记前的审查;(二)监督、指导社会团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依据其章程开展活动;(三)负责社会团体年度检查的初审;(四)协助登记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部门查处社会团体的违法行为;(五)会同有关机关指导社会团体的清算事宜。业务主管单位履行前款规定的职责,不得向社会团体收取费用。总局作为足协的业务主管单位,其应当严格依法履行其行政管理职能,“法无明文规定即不可为”。从字面上理解前述条款,业务主管单位履行监督管理职责时尚且不收取费用。而总局的“通知”拿走了国足签订体育知识产权和人格权商用合同的权限,无异于把手伸进了足协的钱袋子里面,显然不合乎前述条款的立法本意;

 

3、根据2016年3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之二、调整改革中国足球协会之(五)调整组建中国足球协会。总局与足协应当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要改变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架构。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脱钩,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

 

同年8月17日,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该方案除了强调前述总体方案之外,还明确:撤销国家体育总局下设的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体育总局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工作;中国足协要加大市场开发力度,做好足球运动无形资产开发和保护工作,不断增加无形资产开发收益,逐步提高市场开发收入在协会总收入中的比例。

 

可见,总局无权插手足球运动具体事务,具体事务由足协负责。而国足签订体育知识产权合同和人格权商用合同的事务,显然是足协的分内工作。总局此举“有越位嫌疑”。

 

4

 

以史为鉴——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诉河南足协案注2)

 

图5:相关比赛的结果

 

1997年2月27日,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与河南赊店(集团)有限公司就河南建业足球队冠名权赞助合作事宜达成协议。

 

3月15日,河南省体委向建业俱乐部表示不同意冠名一事。

 

3月30日,河南省体委主任迟美林写信给建业俱乐部董事长胡葆森表示,冠名权可以“只用一年”,“但必须按40%的所得交给省足球协会”。

 

4月15日,甲B联赛郑州赛区委员会以“不得在97足协杯比赛门票上使用‘河南建业赊店’足球队名称”为由,不准俱乐部发售4月20日中国足协杯河南建业赊店足球队对青岛颐中海牛足球队比赛的门票,并在售票处张贴上述内容的通告,俱乐部门票销售被迫停止。后郑州赛区委员会决定免费发售该场比赛的门票,建业俱乐部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4月17日,俱乐部以郑州赛区委员会“侵害俱乐部经营权”为由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将郑州赛区委员会的组建者——河南省足球协会作为第二被告。

 

4月20日,河南建业赊店主场2:3不敌青岛颐中海牛。

 

十几天后,中国足协致函建业俱乐部,认为建业俱乐部违反了《中国足球协会章程》第十四章第六十八条的规定,所有争议应当在章程范围内解决。

 

河南建业方面回函中国足协称,章程为包含诉诸法律的侵权之争。

 

5月12日,中国足协作出更为严厉的答复:“无论其是否侵害了会员俱乐部或中国足协的权益,会员俱乐部都不得将与其之间的争议诉诸法院。任何违反该条款的行为和举措,都是错误和不负责任的。”

 

5月20日,河南建业俱乐部向法院申请撤诉,并终止与赊店的冠名合作。

 

5

 

结语

 

我国的体育制度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既带有浓厚的举国体制特色,又有强大的市场机制的作用。被爆出的总局“通知”就带有举国体制的味道,而商务赞助、体育无形资产、体育知识产权、体育人格权商用等又是市场经济的产物。球迷们关于中国足球发展之路是采用举国体制还是走市场化道路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但无论是哪种振兴足球之路,都不能脱离法治的轨道。

 

当前我国体育纠纷的解决更多的是依赖各行业协会制定的章程、规则等,而这些纠纷解决机制仍需完善。体育纠纷归根结底是社会纠纷,将司法机关作为解决社会纠纷的最终处理机构是法治国家的通用做法,我国也不例外。因此,体育同样不是法外之地。足球场上,球员的越位由裁判判罚,而在社会中,无论是总局还是足协,一旦“越位”,法院有权“判罚”。

 

注1:笔者没有查询到中国足球协会章程,因此本文假设章程中对商务赞助的内容没有规定;

注2:韩勇.体育与法律——体育纠纷案例评析[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6:73-74.

 

作者简介

 

刘侃侃

 

上海市协力(郑州)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毕业于华南热带农业大学农业机械化及其自动化专业,曾任汽车设计工程师、汽车专业教师,具有丰富的技术工作经验,并具有专利代理人资格。刘侃侃律师专注于知识产权的获权、用权和维权法律事务。

 

 

 

(本文为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045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