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域外传真】美国游戏案例研究:游戏规则与著作权 ——从俄罗斯方块案谈起
2018-06-24 14:26:00
一、案件背景
 
 
 
 
 
 
 
 
 
 
 
 

本案中的原告是一款电子游戏的权利人——俄罗斯方块公司,而被告Xio公司则是一家由应届大学毕业生Desiree Golden所设立的新公司,其主要业务是设计及经营一款iPhone上的多人益智游戏“Mino”。

 

俄罗斯方块(Tetromino)是一款简单的虚拟益智类游戏,在游戏里,玩家的任务是通过将不同类别的几何方块图形一起放到合适的位置,来将游戏界面中的下层的地板填平。随着玩家的积分提高,游戏通过减少排列图形的选择和缩小游戏可用的界面来使得游戏变的更加复杂和困难。游戏最初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叶,由一位俄罗斯程序员Alexy Pajitnov所发明的,后来其被引入美国,并被移植到众多电子游戏平台来适应消费者的需求,这其中就包括苹果公司的iPhone。自从俄罗斯方块被发明出来之后,它收获了无数的赞誉,同时一直高居最受欢迎的电子游戏排行榜,收获了大量成功。俄罗斯方块方称游戏的成功也同时导致了大量未经授权试图模仿本作的产品的产生。

 

原告俄罗斯方块公司诉称被告XIO交互公司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模仿了俄罗斯方块的游戏规则及游戏界面设计,在IOS平台开发并发布了一款名为Mino的益智游戏。原告认为被告侵犯其享有的俄罗斯方块的版权且其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侵权成立并赔偿损失。被告XIO交互公司辩称仅借鉴了游戏的创意,而游戏的创意属于思想的一种,因此不能得到美国版权法的保护。最终,法院在仔细分析了版权法第102条的基础上,认定被告复制的内容是受到保护的表达,且此时不适用混同原则及场景原则,判定被告的行为侵犯原告享有的版权。

图1 游戏界面对比(左为俄罗斯方块,右为Mino)

 

图2 游戏方块对比(左为俄罗斯方块,右为Mino)

 

二、适用法律

 
 
 
 
 
 
 
 
 
 
 
 

为了解决侵犯版权的诉讼请求,首先必须定义原告的俄罗斯方块游戏中哪些部分是受保护的,哪些是不受保护的。《美国版权法》第102条第1款中的相关条文中总括性地规定了版权法所保护的客体:

 

依据本版权法,对于固定于任何有形的表现媒介中的作者的独创作品予以版权保护,这种表现媒介包括目前已知的或以后发展的,通过这种媒介,作品可以被感知、复制或以其他方式传播,不论是直接的或借助于机器或装置。之后对于作品进行了正向的罗列。

 

而这一款依然无法解决本案中哪些是不受保护的问题,因此在第102条第2款中又规定:

 

任何情况下,对作者的独创作品的版权保护,决不扩大到任何思想、程序、方法、体系、操作方法、概念、原理或发现,不论在这种作品中这些是以什么形式描述、说明、图示或体现的。

 

将第一款和第二款结合在一起可以得到一项版权的基本原则,即思想表达二分法。

 

三、法院意见

 
 
 
 
 
 
 
 
 
 
 
 

美国新泽西州地区法院的法官认为,要认定侵犯版权的诉讼请求,原告必须证明:(1)自己是有效版权的权利人;(2)原告作品的原创表达元素被未经授权的复制。而具体到本案中,如何确定涉案游戏中哪些部分是属于受到美国版权法保护的表达则是本案的焦点所在。根据美国版权法第102条所确定的思想表达二分法的要求,只有游戏中的原创表达才能受到版权法的保护,除此之外的仅仅是游戏思想的内容则不能受到保护。

 

Wolfson法官在判决书中,回顾了涉及游戏规则与版权的一系列先例,包括Midway案,Altai案以及小蜜蜂案等。在这些先例中,法院在有关游戏程序的版权保护上的态度上,均表现出一定的保守:巡回法院以及其他法院长期坚持具有上述特征的计算机程序应当受到版权法的保护,这里的保护范围不仅包括程序代码,同时也包含电子游戏程序中的图形元素,但是涉及游戏规则和创意本身是不保护的。另外由于计算机程序自身的特性,在适用版权法时有着一定的困难。正如Stahl法官在第一巡回法院中写道的:“将版权法适用于计算机程序就像是在拼接一个各部分之间无法相互适应的七巧板。”

 

Wolfson法官最终采纳了第七巡回法院在Altai案中发展出的三步法,即通过“抽象——过滤——比较”原则将涉案游戏中的思想与表达进行一定的划分。三步法的做法是第一步先给涉案游戏进行一个下定义的步骤,将游戏抽象成一个概念,属于这一概念里的内容应当被视为是思想而不受到保护;第二步,将涉案游戏中未被包含到概念里的部分剥离出来;第三步,将剥离出来的内容进行相互比对,确定是否存在实质性相似的内容。

 

此外,对于剥离出来的内容,并非全部都属于受保护的表达,它们还需要通过混同原则场景原则的检验。在某些情形,会出现作者的表达与他试图描述的思想之间变得不可区分,也即二者合并在一起,此时适用混同原则,不受到版权法保护。而当在电子游戏中,存在一些必须使用的常见套路,否则无法开发游戏,此时适用场景原则,也不受版权法的保护。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Wolfson法官开始进行论证两款游戏中是否存在实质性相似。首先,对于俄罗斯方块进行抽象分析,他认为“俄罗斯方块是是一款益智游戏,玩家通过操作由方块组成的每一个不同几何形状,使得他们从游戏界面的顶部降落到方块堆积的游戏底层。每当当前的一个方块到达游戏底层任何一处可用的空间时,玩家会获得一个新的方块。当方块在下落过程中,玩家可以旋转它来适应空间得到一条水平线。当这一点达成时,这条水平线将会消失,同时玩家将获得游戏分数,然后将会有更多游戏空间可用。但是如果这些方块堆叠到游戏屏幕顶端时,此时游戏结束。”俄罗斯方块的这一玩法被定义下来,被认为是不受到保护的思想。

 

之后,排除了定义中的内容,将俄罗斯方块中的方块设计,游戏界面,方块的运动方式等与Mino进行相互比对,Wolfson法官认为“如果在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普通用户无法在两个游戏中进行区分。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微乎其微的。如果人们不得不去在非常小的地方才能发现区别,那么这两款游戏就是十分类似的。在回顾了游戏的视频之后,更加强了这个结论的可信度。因为显然这两个游戏的整体外观和游戏体验是非常相同的。俄罗斯方块和Mino在视觉上的类似,就像文字的复制粘贴一般。很特别的是,不管在外观还是在移动,旋转,下落以及游戏展示出的各种方式,这两个游戏的风格几乎是难以区分的。两款游戏中均使用了类似的明亮颜色,并且这些图形都是由一个个单独的方块组成的,每块方块中都有一个内部的方框来显示纹理和阴影,同时使用类似的渐变色。”

 

此时,在考察是否需要适用混同原则和场景原则时,Wolfson法官认为两者均不适用。对于不适用混同原则等理由,法官认为“Xio公司可以选择无限多的方式来表达俄罗斯方块的规则。Xio公司承认,对于形状和游戏界面的设计方法几乎是无限多的,而且游戏也会是同样好玩的。并且当被复制的要素和原来的“几乎相同”时(譬如这里的情况),即使这些思想和表达是不可分离的,法院也不能在此适用混同原则。”同时法院也举出一个例子——马里奥医生,这个游戏采用了和俄罗斯方块异曲同工的思路,即通过方块进行堆叠消除的玩法,但是在游戏的具体设计上有着明显不同。这再次论证了对于同一游戏玩法可以有着诸多的不同表达。

 

“马里奥医生”在具体游戏设计上存在明显不同

 

对于场景原则,由于俄罗斯方块是一个完全的虚拟游戏,是一个独特的益智游戏,没有一定要存在的图片和格式,因此也不适用。

 

最终,法院在上述具体的说理下,认定被告复制的内容是受到保护的表达,判决Xio公司侵犯了俄罗斯方块的版权。

 

四、结语

 
 
 
 
 
 
 
 
 
 
 
 

版权法存在的意义在于:通过奖赏作者为创作所付出的努力来鼓励创作新的文艺作品。版权所保护的是艺术和文学的表达。一款电子游戏的基础代码和文学作品一样受到保护,其美术、音乐及音效也作为视听作品受到保护。版权法并不保护作品的基本理念免受“借鉴”,所保护的范围只限于对理念的特定表现方式。电子游戏的规则、游戏机制和功能皆被视为融入于“基本理念”之中,这意味着游戏的机制和规则并不受到版权保护,只有游戏中特定的“表现元素”才被视为版权。

 

本案案号:Tetris Holding, LLC v. Xio Interactive, Inc., 863 F. Supp. 2d 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