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域外传真】保险产品套餐也能作为著作权的保护对象?波兰最高法院给了肯定答案……
2017-12-16 17:08:00
 

摘要

波兰最高法院认为,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创造性(原创性)可能表现在对已知元素(比如保险产品)创造性的、全新的和简化的组合之中。如果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将来不可能有人会创造出相同的作品,那么该作品能够满足独特性的要求。

 

案件事实
 

原告L.C.,要求被告D. TU S.A.保险公司为使用其创作的销售保险产品套餐这一作品支付费用,包括从20014月至200112月的报酬,以及从20021月至20101031日的赔偿金。1999101日,从事保险经纪业务的原告与被告缔结了一份代理协议,原告为被告从事保险经纪业务,被告按照合同附件的费率向原告支付佣金。在该合同约定的义务范围之外,原告草拟了一个保险产品套餐项目,并提交给被告让其对外发售。此后,原告向被告提交了一份名为“D.2001”的书面文案。

这一保险产品套餐包含了住房(家庭/公寓)保险,意外保险Gamma 3以及机动车保险(包括机动车辆强制民事责任保险“OC”和车辆意外损失保险“AC”)。原告制作的条款有套餐中每种保险的形式、保险排除事项、保险范围、责任限制,保险金及确定方法(例如,民事责任险的赔偿总额取决于被保险人的年龄和经常居住地,车辆意外损失保险取决于保险金额、肇事车辆的原产地、型号、车龄以及设备状况等等)。根据条款,如果在同一天签约家庭保险和意外保险,投保人就能够以统一费率获得第三方责任险OC并以折扣费率获取AC。原告编写的方案不包括保险合同、保险套餐的一般条款或者保险计划等。被告 D. TU S.A.公司同意以原告提出的方式向个人销售“D”套餐保险产品。在D. TU S.A.公司针对每种保险的一般性条款和条件的基础上,会制定具体的合同,同时考虑套餐设定的保险费。

销售保险产品套餐最初由原告具体实施。从200021日起,经原告同意,由与D. TU S.A.公司合作的其他保险经纪人实施。200021日,原告和D. TU S.A.公司就1999年签订的协议签署了一个附件,约定了原告就销售“D.2001”套餐所应该承担的附加义务以及所能够获得的附加报酬(以保险销售单的佣金形式发放)。

根据法庭调查,直到2001年,这种形式的补偿实际上是对使用原告基于其与 D. TU S.A.公司合作而草拟的保险套餐方案而给予原告的隐形报酬。在合作终止之后,原告要求 D. TU S.A.公司停止销售“D.2001”套餐,除非被告能够支付使用其作品的相关费用。

然而双方并未将该薪酬固定下来,被告也一直在没有获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继续销售这一套餐。几年之后,L.C.发起了针对 D. TU S.A.公司的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详细制定(由其1999年提交给被告的文件所确定)的保险套餐毫无疑问符合著作权法第一条第一部分规定的作品定义的标准。

法院认为,原告设计的这一保险套餐并非是对被告D. TU S.A.公司保险产品的直接汇编,而是一个独创的、新颖的作品。法院指出,根据相关专家在庭审时发表的意见,涉案保险产品套餐的新要素在于:对涉及不同风险(OCAC,房屋保险和意外险)的保险产品进行组合,为房屋保险设计了一个新的、合适的增长型计费方式,为AC保险设计了一个简化的计费方式,对OCAC的计费优惠又依赖于同时购买房屋保险和意外险,并且最终为这个保险套餐设计了一份(对于保险代理人来说非常容易操作的)简化表格,只需要通过简单的方式就能够确定保险费用的总额,并且能够减少保险经纪在缔结合同之前需要找客户获取的信息数量。设计出这样一个套餐需要作者寻求创造性的思路、知识、经验、直觉和预测能力。保险套餐的创造性在于其本身的组合,例如对于不同种类的保险产品的具体选择和组合,对保险套餐的特定的简化费率设计等。这一套餐是具有独创性的,将其与当时市场上与其竞争的其他保险产品区分开来。因此,最高法院认为原告设计的保险套餐是能够满足著作权法第1条第1部分定义的要求的。对于被告最初使用“D.2001”套餐,法院认为被告已经获得了原告的许可(著作权法第65条),因为这种许可甚至并不要求书面形式(根据著作权法第67条,独占性许可需要书面形式)。另一方面,原告于200215日发出的信件构成了许可合同的终止,并使其于20031231日已经失效。(著作权法第68条第1部分)

原被告均对一审判决进行了上诉。上诉法院确认了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并且驳回了被告的认为保险套餐项目属于作品违反了著作权法第1条第1部分规定的主张,并且指出,涉案的拟定保险套餐能否被视为相关保险条款规定意义上的保险产品并不重要。

 

争议焦点
 

法院必须厘清思想(根据著作权法第1条第21)部分,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和(受保护的)思想的表达方式之间的界限。

 

双方争论
 

原被告双方均向最高法院申请撤销原判。除了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及其限制上的争议,最关键的为还是在于涉案的保险产品套餐是否应当被视为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在这一背景下,著作权法第1条第21)部分的文字表述尤为关键:(著作权)保护只能够适用于对表达形式的保护,对于发现、思想、程序、操作方法和原则以及数学概念等均不应当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

 

 

法院判决

 

最高法院确认在案事实能够支持原告设计出的“D.2001”保险套餐(对该套餐的简介)是对原告创造性和个性化的活动的固定下来的产物。这一作品的原创性体现在其本身对于不同保险产品的创造性的组合,这种组合给这些捆绑到一起的保险产品设计出一个特别的、简化的并且是全新的计费方式,并且有一张简单又实用的表格供保险经纪人使用。正如一二审法院确认的那样,原告的项目在保险市场上并没有同类产品,尽管保险市场已经是一个保险套餐泛滥的市场。此外,涉案的作品还具有个性——至少从统计学的角度上来看,这个作品是独特的。因为相同的保险套餐几乎不可能由未来的另一个人创造出来。综上,法院认为原告的作品符合了著作权法第1条第1部分定义的标准,并不违反该条的规定。这也符合当前的司法趋势——给具有创造性元素的作品都赋予著作权法保护。因此,最高法院认为,没有理由依据著作权法第1条第21)部分的规定排除对原告作品的保护,因为原告的作品不是程序、方法或操作原则,而是具有创造性和完全独创性的指导行为之特定表达。

与此同时,应当注意到被告最终使用保险产品时,其不仅仅使用原告的简介,也使用了自己的一般条款、格式合同和政策模板,但是这并不影响原告作品的可版权性。即使假设被告的组成保险套餐的补充文件也可能构成作品,但它们更多的可能是基于原告作品相关的衍生作品,而非仅仅是灵感。(根据著作权法第2条第4部分的规定,基于其他作者作品的灵感而形成的作品并不应当被视为衍生作品)

 

案件评价
 

本案的一大特点在于,两审的法院以及之后的最高法院,对于原告基于被告不同期间使用涉案保险套餐所主张的赔偿(例如,要求赔偿和付款)以及赔偿是否应当有限制进行了深入的讨论,然而这个讨论最开始的前提,将保险套餐划入受保护的作品的类别,就是错误的。(请注意,在语言逻辑的角度,法院并没有对原告提供的简介进行创造性独创性的判断,而是对保险套餐这样一个思想进行了判断)对于待评估的智力成果进行创造性或独创性的判断之前,必须明确待评价的是一种思想的表达而非思想本身。当然,有时候思想本身,而非其具体的表达方式,具备非常大的经济价值,这也就能够解释确保这样一种思想能够获得某种形式的保护以阻止竞争对手模仿,但是,需要著作权保护之外的其他方式能够实现这样的目的,比如对技术秘密的保护。

法院在论证保险套餐是否属于著作权法第1条第1部分规定的标准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对涉案保险套餐的创新性的理解,以及当时(波兰)市场是并没有类似的竞争产品的认定。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几种广为人知的保险合并为一个套餐,并设计出一个在财务上具有吸引力的机制加以补充,似乎并不特别具有创新性。所以最高法院接受对这样一个(隐晦地说:是不那么具有创新性的)作品授予著作权的保护,同样令人惊讶,这确实是一个给每一个具有某种创新性要素的作品以著作权法保护的实例。尤其在涉及组织性或技术性解决方案的案件中,其是否可能具备作品属性应当被审慎地进行判断,应当依据具体个案的情形,而不是当前流行的司法趋势。

显然,法院也适用了Max Kummer的统计学上的独特性这一理论。(参见:Das Urheberrechtlich Schützbare Werk, Bern 1968),但是并没有指出,这种统计学上的独特性最有用的是用于判断独创性是否满足的情形中,换句话说,统计学分析表明某一特定的作品作为个人个性的体现,只能够被创作一次,但是反之并非如此。本着这一精神,最高法院在其之前的一个判决中写道:对于涉案作品进行评估时,所谓的统计学上的独特性这一概念可能是有用的,用于检验相同的或十分近似的作品是否已经被创作出来或者在未来是否可能会有人能够创作出相同的作品。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能够论证作品的独创性。(最高法院2009227日的判决,No V CSK337/08

这一判决的另一个结果也应当考虑——原告超出原合同义务的行为,使得被告D. TU S.A.公司不得不支付许可费或赔偿金。也就是说,由于已经确认了涉案保险套餐的著作权法地位,使用了这种组织性的解决方案将需要获得作者的同意,直到其去世后70年。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那些其他保险公司使用的、与涉案保险套餐不相同,但是非常相似的保险套餐产品(以及这些公司自己单独撰写的与保险产品相关的文件)。根据本案的判决,这些产品很有可能是原告为 D. TU S.A.设计的保险套餐简介产生的衍生作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最高法院也处理了对于保险范围这一思想是否能够适用著作权法的保护,但是却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判决,也就是说,对于产品设计的概念或思想的使用并不会导致著作权侵权(最高法院2016429日作出的判决,I CSK 257/15)。当然,两个案件涉及的事实,在某种程度是不同的。

类似案例
 

对于特定参考作品的评估,所谓统计学上独特性的概念可作参考。(最高院2009227日判决, No V CSK 337/08).

使用关于产品设计的一般概念和观点不侵犯版权。(最高院2016429日判决,I CSK 257/15

 

来源:MarcinBalicki,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an Idea, Supreme Court of Poland,

II CSK 400/16, 02 March 2017

编译:钟姝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