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页 
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案例报告:因使用商业标识而构成不正当竞争需以商业标识合法为前提
2018-09-25 10:00:00

因使用商业标识而构成不正当竞争需以商业标识合法为前提

——上海台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诉安徽甄旺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安徽手拉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精品小吃店不正当竞争案

 

【判决要点】

因使用商业标识而应承担不正当竞争责任的构成要件应为:一是原告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商业标识;二是被告使用与原告相同或相近的商业标识,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三是被告存有过错。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首先需要考察的是,原告是否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商业标识,换言之,原告拥有的商业标识是否具有合法性、正当性。所谓合法性,即该商业标识不得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所谓正当性,应当包含两要素,一是显著性,即该商业标识可以区分或识别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二是影响力,即该商业标识在相关市场上为相关公众所知悉。

 

原告:上海台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一:安徽甄旺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二:安徽手拉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三: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精品小吃店

案件来源: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8222号

 

【案情简介】

原告旗下炸鸡品牌“叫了个鸡”在全国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并2014年11月29日完成该品牌系列文字及图形作品,向国家版权局申请了作品登记,系列作品中的炸全鸡图、炸鸡腿图、黄色外包装等系列作品也同期完成并发表。原告主张被告一、三在其实体店店招、食品盒、手提袋等处擅自使用与原告有一定影响的相同的服务名称及相同或者近似的装潢等标识;被告二、三在其网站等擅自使用原告有一定影响的网页;被告一授权加盟商使用与原告样式相同的授权牌的行为,被告二在百度品牌推广中使用原告有一定影响的相同的服务名称等标识的行为足以构成是引人误认是他人服务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

 

【判决观察】

法院认为,本案中,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存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可归纳为两个方面:被告擅自使用与原告有一定影响的服务名称、装潢、网页相同或相近的商业标识;被告擅自许可加盟商使用与原告有一定影响的服务名称、装潢、网页相同或相近的商业标识。法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因使用商业标识而应承担不正当竞争责任的构成要件应为:一是原告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商业标识;二是被告使用与原告相同或相近的商业标识,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三是被告存有过错。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首先需要考察的是,原告是否拥有受法律保护的商业标识,换言之,原告拥有的商业标识是否具有合法性、正当性。所谓合法性,即该商业标识不得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所谓正当性,应当包含两要素,一是显著性,即该商业标识可以区分或识别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二是影响力,即该商业标识在相关市场上为相关公众所知悉。法院认为,原告在本案中主张保护的服务名称、装潢及网页等商业标识不具有合法性、显著性和影响力,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法院不应予以支持。具体阐述如下:

一、关于涉案服务名称的认定

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法院认为,易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商品或服务的商业标识因存在法律瑕疵而不具有合法性,不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

原告主张保护的涉案服务名称标识“叫了个鸡”,由谓语动词“叫”、助词“了”、量词“个”和名词“鸡”四个汉字组成,“鸡”本身的含义为一种家禽,但在“叫了个”+“鸡”的特殊构词方式形成的语境下,容易使人将“鸡”与民间约定俗成的隐晦含义相联系,从而容易使人产生购买色情服务的低俗联想。原告在创业之初为博关注大量使用“叫了个鸡”“没有性生活的鸡”“和她有一腿”等广告宣传语,并将“叫了个鸡”文字和“图片2.png图案组合使用于店招等处,此种有伤社会风化的不良商业标识,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序良俗。在案证据显示,原告的该行为受到诸多批评,工商行政机关亦以原告的上述行为违反《广告法》为由给予其行政处罚并责令整改。此后,即便原告的相关广告宣传语已被撤换,但“叫了个鸡”标识给相关公众带来的不良联想依旧存在。原告亦曾就“叫了个鸡”“叫了个鸡炸鸡店”的文字标识申请商标注册,皆因其易产生不良社会影响而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驳回并被禁止使用,故该文字标识为禁用标识,与该标识相关的服务名称不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同理,原告通过将该禁用标识与“图片2.png”图案组合的方式继续在商业经营中加以使用并不断宣传、推广的行为,亦不能因此又产生一个新的、合法的商业标识利益,原告的行为违背了经营者应当守法的竞争原则,应予禁止。

原告在庭审中主张《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中的“有一定影响”一词属于中性词语,以市场知名度和公众知晓为前提,并将其遭受行政处罚的相关媒体报道作为其服务名称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度证据。法院认为,首先,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是关于商业标识禁止混淆的规定。该法条在措词上虽然将旧法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文字表述替换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从而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表述相一致,但该条文的关键点还是在于禁止混淆行为,即无论何种商业标识,只有具有实际的市场知名度,才能够发挥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从而避免市场混淆。其次,就字面而言,“有一定影响”一词可以理解为中性词,但反不正当竞争法追求健康、公正的市场竞争秩序的社会公益性要求,判断竞争行为的是非和商业伦理标准的价值取向,必然表现为既高度重视竞争自由也充分贯彻必要的、谨慎的有限干预,如相关市场行为的竞争自由不得与社会公序良俗相违背。

第三,关于知名度的认定标准,《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的认定“知名商品”的考量因素之一的“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在实践中通常表现为相关商品在权威性评奖评优中的获奖记录、媒体的赞誉报道等,是一种承载商誉的积极影响,而非基于社会负面评价而产生的消极影响。因此,体现市场知名度或影响力的“有一定影响”的内涵理应不包括社会的负面评价、消极影响,这也与我国民法、知识产权法一直以来所秉持的诚实信用、尊重和维护社会公序良俗等基本原则相一致的。本案原告对“叫了个鸡”服务名称的使用的确承载了一定的社会评价、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但因该种评价、影响均为基于前文所述之违法行为而获取的负面、消极的市场声誉,并非源自优质服务所产生的市场美誉,故不能归入商誉范畴,亦不能被理解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的“有一定影响”的应有之义。

综上,法院认为,原告主张的“叫了个鸡”的服务名称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保护的合法商业标识,应被禁止使用,原告的相关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涉案装潢的认定

就原告用于其加盟店的店招、外卖食品的食品盒及手提袋等装潢上的、与“叫了个鸡”文字组合使用的“图片2.png”图案而言,该图案后经申请已获商标注册,原告主张该图案标识在获准商标注册之前已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保护的有一定影响的标识。对此,法院难以认同。法院认为,该图案标识尚不满足市场影响力的要求,原告应当对其服务的市场影响力负举证责任。在案证据显示,该图案标识自原告用于商业经营至核准商标注册的期间不足两年;原告自称全国各地有加盟商883家、占据六分之一市场份额、仅沪苏皖三地的月销售额为970余万元,但原告对该主张既没有提供相应的合同或发票,也没有提供财务帐册、纳税凭证等证据予以佐证;相关媒体对原告的报道和评论也均是关于原告恶俗宣传语的负面评价,鲜见关于原告服务质量本身的评价。法院难以认定该标识在市场上具有一定影响,为相关公众所知悉。故对于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法院难以支持。

就包装装潢方面,原告的包装装潢中具有识别作用的系“叫了个鸡”之图文标识,但如前所述,其中的“叫了个鸡”文字系禁用标识,上述装潢在除去该禁用标识之后,其他的装潢元素组合尚不具有区别其他同类服务装潢的显著性特征。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亦不予支持。

三、关于涉案网页的认定

本源认为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网页具有区别于其他同类网页的显著性特征,亦不能证明该网页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其他混淆行为的认定

法院认为,授权牌的区别要素在于内容的不同,原告的授权牌与被告甄旺公司的授权牌均清楚地标明了各自公司名称,相关公众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即可加以区分,故不构成混淆。

原告还主张被告手拉手公司在百度品牌推广中使用“叫了个鸡”文字标识的行为构成其他足以引人误认的混淆行为。如前所述,原告主张权利的“叫了个鸡”服务名称系禁用标识,该标识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保护的范围。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由于原告主张保护的商业标识不具有合法性,亦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正当法益,无受法律保护的必要性,故对于原告的相关诉讼请求,法院无法支持。同时,三被告在同类服务中使用该标识的行为,同样不受法律保护,应予禁止。故判决驳回原告上海台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电子版《知识产权案例资讯》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


0.04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