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案例报告:恶意诉讼损害赔偿范围应以该恶意诉讼造成的经济损失为限
2018-05-25 00:00:00

恶意诉讼损害赔偿范围应以该恶意诉讼造成的经济损失为限
——约翰迪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诉赵国辉、约翰迪尔(丹东)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

 
【判决要点】
在确定损害赔偿时,法院认为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为应对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及对涉案专利进行无效宣告请求所支付的代理费、公证费、资料费等费用,的确属于诉讼的合理支出项,也即是该诉讼确实造成了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经济损失的损害后果。但是对涉案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程序中所支出的费用,法院认为该费用与侵权行为并无直接的因果联系,对该部分费用不予支持。
 
原告:约翰迪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约翰迪尔中国公司)
被告:赵国辉
被告:约翰迪尔(丹东)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简称约翰迪尔丹东公司)
案例来源: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民初121号民事判决书
 
【案情简介】
2014年6月13日,赵国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ZL201430181353.7号外观设计专利(简称涉案专利),该专利于2014年10月15日授权公告。涉案专利主视图显示,该专利圆筒主体的右上部有一个“跳跃的鹿”的标识,该标识为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关联公司迪尔公司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且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经授权有权在中国使用该商标。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在中国销售的润滑油使用的圆筒形外包装与涉案专利的造型基本一致。
2015年5月8日,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诉讼,主张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生产、销售、许诺销售的几款润滑油系列产品的包装桶侵犯了赵国辉享有专利权的涉案专利,故而请求判令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停止侵权,销售被控侵权包装,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306.1357万元。
2015年7月2日,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最终作出第29201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简称无效决定书),宣告涉案专利全部无效。
2016年8月1日,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就涉案案件书面申请撤回起诉,北京知产法院依法予以准许并作出相应民事裁定书。
原告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就两被告上述行为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诉讼:1、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的行为属于恶意诉讼,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2、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赔偿原告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经济损失共计12.997万元;3、判令被告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向原告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公开赔礼道歉。
被告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未到庭应诉,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判决观察】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起诉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侵害涉案专利权(即涉案案件)的行为,是否构成恶意诉讼。
法院认为,所谓恶意诉讼通常是指当事人以获取非法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故意提起一个在事实上和法律上无根据之诉,并致使相对人在诉讼中遭受损失的行为。认定某种具体的诉讼行为属于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至少应当满足以下构成要件:1、一方当事人以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方式提出了某项请求,或者以提出某项请求相威胁;2、提出请求的一方当事人具有主观上的恶意;3、具有实际的损害后果;4、提出请求的一方当事人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对于上述要件1,本案中,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在涉案案件中起诉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侵害其涉案专利,并要求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后又以撤诉方式放弃了全部诉讼请求,可以视为其已完成提出具体诉讼请求相威胁的行为。
对于上述要件2,本案中,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中国境内已经在先使用了与涉案专利外观基本一致的润滑油外包装。结合行政处罚决定书、涉案专利授权公告文本与无效决定书可知赵囯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国利在已经明知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在先销售的润滑油外包装造型的情况下,仍将与其造型基本一致的外包装申请为自己的外观设计专利,且在外观设计专利的图样上使用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关联公司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标识,其申请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属于恶意申请专利的行为。作为恶意申请涉案专利的被告应当知晓由于我国专利法对外观设计专利不进行实质审查,因此该专利可以被授权公告。在明知涉案专利与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现有设计基本一致,缺乏权利基础的情况下,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仍主张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现有设计侵害其涉案专利权,并意图使约翰迪尔中国公司受到财产或信誉上的损害,该行为已经构成滥用诉讼权利,属于恶意诉讼。
对于上述要件3,对本案而言,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为应对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及对涉案专利进行无效宣告请求所支付的代理费、公证费、资料费等费用,的确属于诉讼的合理支出项,也即是该诉讼确实造成了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经济损失的损害后果。
对于上述要件4,本案中,考虑到专利案件的复杂性,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聘请代理人应对诉讼,符合常理,其所支付的代理费及为应对诉讼而进行举证工作所支出的公证费、资料费亦属必要。上述费用与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恶意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具有当然的因果关系。
综上所述,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在明知其请求缺乏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对约翰迪尔中国公司恶意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致使约翰迪尔公司在诉讼中支付的代理费、公证费、资料费等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由于约翰迪尔中国公司提交的代理费并无票据支持,仅有其关联公司与代理机构的往来邮件中列明的费用。因此,本院对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主张的代理费用的支出不能全部支持。考虑到在涉案案件中确有代理人出庭应诉的情况,本院将综合考虑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的恶意程度、侵权性质、损害范围等因素,酌情确定其赔偿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经济损失的合理数额。至于约翰迪尔中国公司主张其在对涉案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程序中所支出的费用,因该部分支出并非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恶意提起涉案案件所导致的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必要支出,与侵权行为并无直接的因果联系,因此,本院对该部分费用不予支持。至于约翰迪尔中国公司要求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鉴于赵国辉与约翰迪尔丹东公司在涉案案件中最终申请撤回起诉,且涉案专利亦被宣告无效,故对约翰迪尔中国公司的声誉并未造成实际损害。因此,本院对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赵国辉、约翰迪尔(丹东)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约翰迪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十万元;
二、驳回原告约翰迪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电子版《知识产权案例资讯》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