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案例报告:认定通用名称应以全国为考察范围,兼顾特定相关市场状况
2018-03-30 15:00:00

认定通用名称应以全国为考察范围,兼顾特定相关市场状况

——福州米厂诉五常市金福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福建新华都综合百货有限公司福州金山大景城分店、福建新华都综合百货有限公司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1.品种审定办法规定的通用名称与商标法意义上的通用名称含义并不完全相同,不能仅以审定公告的名称为依据,认定该名称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通用名称。

2.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判断标准。对于由于历史传统、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等原因形成的相关市场较为固定的商品,在该相关市场内通用的称谓,可以认定为通用名称。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福州米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五常市金福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原五常市金福粮油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福建新华都综合百货有限公司福州金山大景城分店。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福建新华都综合百货有限公司。

来源: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民再374号民事判决

二审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4)闽民终字第1442号民事判决

一审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榕民初字第481号民事判决

 

【主要争点】

一、“稻花香”是否属于通用名称;

二、五常公司、大景城分店和新华都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

 

【案情简介】

福州米厂是第1298859号“ 

”注册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的权利人。福州米厂认为五常公司在其产品上突出使用与涉案商标完全相同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其商标权,遂诉至法院。被告五常公司辩称,“稻花香”既是种子名称,也是大米名称。“稻花香”属于通用名称,五常公司对“稻花香”文字和拼音的使用只是为了说明品种来源,并不侵犯原告的商标权。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五常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乔家大院稻花香米”的包装袋上使用了“乔府大院”商标,其使用与涉案商标非常近似的标志系作为装潢使用,容易误导消费者,侵害了涉案商标权。对于五常公司关于“稻花香”既是大米又是种子的通用名称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一)关于“稻花香”是否属于商品的通用名称的问题

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于2009年对品种名称为“五优稻4号”,原代号为“稻花香2号”的水稻品种予以了审定编号。根据相关规定,审定委员会所审定的水稻品种可以认定为法定的通用名称。

二审法院认为,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所审定的名称虽为“五优稻4号”,但该品种的原代号为“稻花香2号”,两个名称之间是具有关联性的。相关证据可以证明,“稻花香”的称谓无论在品种审定之前的研发育种、试种植阶段还是品种审定之后的大面积推广阶段,五常这一特定地域范围内的相关种植农户、大米加工企业和消费者均普遍认为其指代的是一类稻米品种。相关公众实际上只知“稻花香”,而不知“五优稻4号”。因此,可以认定,基于五常市这一特定的地理种植环境所产生的“稻花香”大米品种能够反映出一类稻米与其他稻米的根本区别,具有了其他产区的大米商品所不具有的特定品质。“稻花香”大米属于较为固定的,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

五常公司所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在福州米厂提起本案诉讼时,“稻花香”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类被相关公众普遍认为的稻米品种的通用名称。且福州米厂对“稻花香”商标的使用亦存在不规范之处。福州米厂对涉案商标并未进行规范使用,而实际是将“稻花香”作为商品名称加以使用,这在客观上进一步淡化乃至消灭了“稻花香DAOHUAXIANG”文字作为商标的显著特征。

(二)关于五常公司对“稻花香”文字的使用是否正当的问题

从使用的具件情况来看,五常公司已经在产品包装正面的醒目位置标注了自有商标及企业字号和全称。如上所述,五常公司对“稻花香”一词文字及拼音的使用只是为了说明品种来源,并未进行商标性的不当突出使用,亦符合大米产品一般会在其包装正面注明品种类别的行业惯例,故其使用目的并不是为了借助福州米厂的商标商誉进行“傍品牌、搭便车”。其使用具有客观合理性,主观上系出于善意。从福州米厂提供的相关证据来看,并无证据证明涉案商标与福州米厂已经形成一一对应的关系。福州米厂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五常公司在产品包装上使用“稻花香”标识,造成了相关市场的经营者、消费者的混淆误认。

综上,由于“稻花香”属于商品的通用名称,五常公司的使用行为,应属于正当使用,并未构成商标侵权

本案中,“稻花香”虽经认定属于通用名称,但是由于其种植加工仅限于黑龙江省五常市特定的稻米产区,仍具有较为明确的地理位置的指向性,指代一种大米特产,并非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大米生产经营者都有权在其大米商品上使用“稻花香”文字。由于福州米厂所拥有的涉案商标目前仍是合法有效的注册商标,为保护合法权利、规范市场秩序,五常公司在后续对“稻花香”文字的使用过程中,仍应尽到合理审慎的注意义务,即在产品外包装上应尽量突出使用自己的商标和企业名称及字号,正当标注“稻花香”文字,防止突出性及超范围的使用

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福州米厂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问题如下:

(一)“稻花香”是否属于法定的通用名称

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本院认为,首先,法律规定为通用名称的,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中将其作为商品通用名称使用的,应当认定为通用名称。本案中,五常公司并无证据证明“稻花香”依据法律规定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应认定为法定的通用名称。其次,品种审定办法规定的通用名称与商标法意义上的通用名称含义并不完全相同,不能仅以审定公告的名称为依据,认定该名称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通用名称。再次,根据品种审定办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审定公告的通用名称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不得擅自更改。审定公告的原代号为“稻花香2号”,并非“稻花香”,在在先存在涉案商标权的情况下,不能直接证明“稻花香”为法定的通用名称。

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稻花香”为法定的通用名称

(二)“稻花香”是否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

相关公众普遍认为某一名称能够指代一类商品的,应当认定该名称为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被专业工具书、辞典列为通用名称的,可以作为认定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的参考。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判断标准。对于由于历史传统、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等原因形成的相关市场较为固定的商品,在该相关市场内通用的称谓,可以认定为通用名称。

对于“稻花香”是否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本院认为,首先,如果“稻花香”为涉案特定稻米品种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对于用该稻米品种种植加工出来的大米,可以标注“稻花香”以表明大米品种来源,即稻米品种的通用名称可以延伸使用于以此品种种植加工出来的大米上。其次,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判断标准,特殊情况下可以特定相关市场的公众通常认知为标准。但是,适用不同评判标准的前提是,当事人应首先举证证明此类商品属于相关市场较为固定的商品。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销售范围并不局限于五常地区,而是销往全国各地。在这种情况下,应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标准判断“稻花香”是否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为证明“稻花香”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五常公司提交了相关证据,但是这些证据多为五常市当地有关部门、稻农或育种人出具的证明材料,媒体报道数量有限,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标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稻花香”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

(三)五常公司、大景城分店和新华都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

本案中,首先,福州米厂申请注册涉案商标主观上并无恶意。其次,被诉侵权产品和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商品。被诉侵权产品“乔家大院稻花香米”的包装袋正面居中位置以较大字体标注了“稻花香DAOHUAXIANG”,将该标志与涉案商标进行比对,在文字和字母方面均相同,只是在文字的字体和背景颜色上稍有区别,构成近似商标。被诉侵权产品“乔家大院稻花香米”与涉案商标的商品共存于市场,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大景城分店和新华都公司对于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事实没有异议。因此,可以认定五常公司、大景城分店和新华都公司未经许可的行为,侵害了涉案商标专用权。

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福州米厂申请注册涉案商标主观上并无恶意,注册商标专用权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效力,应得到有效保护。根据现有证据,“稻花香2号”作为审定公告的品种,对于五常这一特定地域范围内的相关种植农户、大米加工企业和消费者而言,在以“稻花香2号”种植加工出的大米上使用“稻花香”主观上也并无攀附涉案商标的恶意。基于公平原则,考虑到双方的利益平衡,本院认为,对于五常这一特定地域范围内的相关种植农户、大米加工企业和消费者而言,可以在以“稻花香2号”种植加工出的大米上规范标注“稻花香2号”,以表明品种来源。但本院需要在此特别强调:该种标注方式仅限于表明品种来源且不得突出使用。

(四)民事责任如何承担(略)

综上所述,二审判决认定“稻花香”属于通用名称,被诉侵权产品的标注方式属于正当使用不构成侵害涉案商标权错误,本院予以撤销。一审判决结论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所有文责由编辑部承担;

3、本报告将定期在微信公众号“知识产权那点事”中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