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协力知识产权网!
为“上海知识产权保护条例”建言,上海市政协在协力召开立法协商座谈会
2020-09-11 11:03:00



2020年9月9日下午,上海市政协在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召开无党派人士界别参与《上海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下文简称《条例(草案)》)立法协商座谈会。部分市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别委员、市政协文史委和社法委组织的部分委员等,围绕市司法局在市政协征求委员意见建议的《条例(草案)》开展协商讨论。这是继5月26日,市政协在团市委召开团青界别参与《上海市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条例(修订草案)》立法协商座谈会后,又一次推动参与立法协商与界别工作衔接联动的试点活动。





之所以把《条例(草案)》座谈会地点选在协力律师事务所,有一个重要因素在于1998年成立的协力所是一家具备国际视野的综合性专业法律服务机构,知识产权法律事务是协力核心业务领域之一,拥有国际顶尖的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团队,为客户提供强有力的专业法律支持,其成功代理过不少里程碑式“第一”,如中国第一起反垄断纠纷案、反流氓软件唯一胜诉案件、中国网络游戏第一案、软件最终用户第一案、西部知识产权第一案等。还充分发挥专业优势成立了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大家一起努力,更好地建专业之言。”这次座谈会的主持人,市政协委员、无党派人士界别副召集人,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游闽键如是说。


座谈会上,委员们直奔主题。大家普遍认为,2001年12月28日上海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五次会议通过、次年7月1日施行的《上海市专利保护条例》,已难以适应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激发创新创造活力,发挥知识产权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作用,推动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的现实需要,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法律、行政法规,结合上海实际,订立相关地方性法规。


在座谈会上第一位“发言”的是因公务在身未能到会的市政协常委、无党派人士界别召集人,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副检察长陈春兰,游闽键转达了她的意见和建议。陈春兰认为,由于知识产权涉及部门很多,对于知识产权协调职责要求很高,她建议进一步对知识产权部门的协调职责予以兜底明确,“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中没有具体责任部门或者涉及多个部门无法落实的,明确由市知识产权行政部门负责协调”。同时,对 “完善行政保护与司法保护衔接机制”予以进一步细化,“加强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部门与公安部门之间的协作配合,健全信息共享、案情通报、和案件移送制度,明确非法经营数额的计算标准,健全涉嫌犯罪案件查办工作衔接机制,加强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进一步规范案件信息管理和应用”。并建议在现有草案中增加对知识产权运用、知识产权金融(包括质押融资、证券化等)等方面的规范等。


市政协委员、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张江管理局副局长付军认为,目前知识产权领域内的侵权成本低而执行慢,惩戒手段可以从信用监管机制切入,特别要明确知识产权保护是“一种一视同仁的保护”。她的观点得到市政协委员、英泰克工程顾问(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卫的赞同,“对于《条例(草案)》所提及的部分‘快速审查机制’,对应的是否有其他可慢速的?立法还是要讲究公平而为”。


对《条例(草案)》明确推进长三角区域知识产权保护会商和信息共享,完善立案协助、调查取证、证据互认及应急联动等工作机制,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民革市委原专职副主委董波认为,“在‘完善’基础上更要‘加强’,才能顺应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要求”。


曾担任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的市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秋良说,界别协商是政协协商的重要形式,是体现政协优势和特色的关键。今年年初,牵头实施市政协委员参与立法协商工作的市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在制定工作方案时,决定充分发挥界别在参与立法协商中的作用,探索参与立法协商向界别协商延伸,推动两者结合、联动,在部分界别先行试点,就一些立法协商项目通过联合开展调研、考察、座谈等形式,广泛听取界别委员和群众的意见诉求,积极引导界别群众依法有序参与立法协商工作。


《条例(草案)》是今年市政协委员参与立法协商工作的重点项目之一,“上午我又专程到知识产权法院去了一下,了解了一些相关法律实务中遇到的新问题”,比如《条例(草案)》中明确“检察机关对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知识产权保护,应当通过诉前检察建议、督促起诉、支持起诉、提起诉讼等方式,依法开展公益诉讼工作”,而知识产权从本质概念而言是私权,“公益诉讼是很难介入的,需要进一步界定,不然可能会与上位法发生冲突”。对于《条例(草案)》中“人民法院应当深入推进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三合一’审判机制改革”的提法,王秋良建议加上“提高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整体效能”的内容。


对于长三角区域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协同推进,王秋良期待“统一证据规则”,他向与会委员提议“择时开展一项相关调研,提交提案,提出建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市政协委员,极客娱乐传媒(上海)有限公司、极客影业(上海)有限公司总裁陈乐市政协委员、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都特别关注文化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陈乐认为,目前知识产权保护的关键在于建立专业化的知识产权评估系统、更多元的调解和审判机制,要“有一个统整的部门”能最终完成相关执法。


“演艺行业被侵权的现象很多,保护意识又很弱,是全行业性的薄弱。”张笑丁说,“往往现场演出过10来分钟网站上就已经出现了精彩片段,这个过程中会侵害到艺术家和剧院的版权利益,但是现在大家基本没有这个意识。”她还举了沪上昆剧演艺机构与网络“昆虫”(昆剧迷)的一个极端例子:疫情期间线下现场演出一度停止了,有些艺术家的表演视频出现在线上,那昆剧演艺机构就开了个官方视频帐号,并发了一个声明,希望发布者删除之前发到线上的视频,这是一个合理合法的版权主张,结果引起轩然大波。“昆虫”们认为发布视频是出于弘扬昆曲艺术的爱心。后来,只要官方视频发一条,下面就一堆骂声,后来昆剧演艺机构竟招架不住了,发布道歉声明。“看来,立法、普法,缺一不可。”


对涉及知识产权技术层面专业机构和人才的使用及培养,市政协委员、上海维度律师事务所律师童麟希望在《条例(草案)》中“有所体现”。


市政协委员、交通银行博物馆馆长杨德钧市政协委员、上海东方典当有限公司总裁王福明都希望《条例(草案)》的部分相关表述更准确归并。


2018年12月27日,深圳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正式表决通过《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2019年3月1日正式施行。“打造最好的创新生态圈和最优的营商环境,必须实行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通过法治为知识产权保护作支撑。”游闽键认真比较了《上海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和深圳“保护重点更突出”的《条例》,认为《条例(草案)》在按照健全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机制、强化行政执法、完善公共服务、提升自律管理、加强信用监管的架构进行制度设计时,“思路和边界应更明晰”,以建立立体化、可执行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